淫欢谋[全,已排]

发布于:2020-10-19

 「唉。」檀口微张,悠悠一歎,白里透红的芙蓉面上,写着浓浓的闺怨, 是将近子夜,怎奈空闺难眠。这几日,只要她看见绮罗帐内空落的鸳鸯枕,便不 禁的抚胸自问,无嫉无妒的妇德是否真的有人能够做到。   入夫家不过一年,夫君的热情便已经大不如前,当夫君解开她肩上的罗带, 卸下轻纱,除去红绸之后,却没有再像以往那样在眼中燃起一把火的时候,她便 知道,新人未笑,旧人当哭了。   为夫君挑选侍妾的事,她全